Bnanmint

马尔克斯的告别信:如果明天永远不来

如果有一刹那,上帝忘记我是一隻布偶并赋予我片刻生命,我可能不会说出我心中的一切所想,但我必定会思考我所说的一切。

我会评价事物,按其意义大小而非价值多少。

我会少睡觉,多思考。因为我知道,每当我们闭上一分钟眼睛,我们也就同时失去了60秒。当他人停滞时我会前行,当他人入梦时我会清醒,当他人讲话时我会倾听,就像享受一支美味的巧克力冰淇淋!

如果上帝赏我一段生命,我会简单装束,伏在阳光下,袒露的不仅是身体,还有我的魂灵。

上帝呀,如果我有一颗心,我会将仇恨写在冰上,然后期待太阳的升起;我会用凡高的梦在星星上画一首贝内德第的诗,而塞莱特的歌将会是我献给月亮的小夜曲。我会用泪水浇灌玫瑰,以此体味花刺的痛苦和花瓣...

《旧唐》第六十章+尾声

《旧唐》:

第六十章


太平牵着马走在长安的大街上,看似漫不经心,直到了东市。


街旁林立的商铺前摆着各色的货品,且都不乏光顾的客人,街上的路人或三两结伴,或行色匆匆大似商旅。商铺民居之间不乏玩耍的儿童,她们追逐打闹着跑过太平的身边,太平不禁回头看了两眼,眼神中不禁意的流露出很难以察觉的一丁点艳羡之色。


那时是在洛阳的街头啊。


她坐在街边小铺,点了最寻常的菜色。


不一会儿老板端上来热腾腾的碟碗,太平并没有撩起纱笠。小铺的老板是个看上去五十来岁的老汉,面色有些黝黑,虽然头发已经开始发白,但神色中却没有病怏怏的颓状,相反,他显得很精神,很有生气...

当你难受的时候不如学会怎么当一块石头

生活就是这样
没有好坏
它就是一直在看着你怎么活下去
赋予它意义的是我们
人类社会使它复杂
或许你回归到自然的角度看它
它变会简单许多

你把你抓住的每一根稻草都当作最后一根稻草
你莽撞的赌上你的所有仿佛一个勇者
你或许真的是幸运的
因为你可以渡过了多次致命的打击
直到你的鲁莽成为压死你的最后一根稻草

我一辈子都在赌
我在赌
我是否为上帝的宠儿
可我却忘了去证实
上帝的存在

想搭乘一辆沿着海岸线行驶的巴士
吹着咸湿的海风
看着海浪亲吻着沙滩和岩石 ​​​

今夜 又成功的
无法入睡
如果我在白昼里昏迷
请不要叫醒我 ​​​

我要拥有一辆自己的车
还要开着它去旅行
然后死在旅途中
旅行就是为了死亡
旅人没有所谓故乡

我不是唯心主义者,也不是唯物主义者。我相信事物是以物质的形式存在的,我也相信如果我的内心感觉不到事物的存在,那么那些事物对我来说就是不存在的。所以,有些东西对我来说,既是存在的,也是不存在的。

我没见过埃菲尔铁塔,它并不存在于我的世界里,不过它存在于书本里,杂志里,电视和电影里,鼎立在塞纳河南岸法国巴黎的战神广场上;它存在于我生活的世界里。这对我来说是非常难受的,这让我感到挫败,因为我无法在我的世界里感受到它的存在,可我又清楚的知道它是存在的。所以,我想用尽我所有的感官来感受它们,感受它们的存在。使它们存在于我的世界里,而不仅仅是只存在于我所生活的世界里。我还想让我生活的世界感受到我的存在;...

好像已经没有什么可以影响到你了,你好像已经无懈可击了,这正是我觉得你可怜的地方。

 《永恒的变化》曼迪诺


  没有什么是一成不变的。生活就像自然,有阳春,也有金秋;有酷夏,也有寒冬;走运和倒霉都不可能持续很久。对于突然情况,如果没有充分的思想准备,那么厄运就会像大海的波涛一样,在你生活的海岸上忽起忽落拍打不停。相应的,高潮和低潮,日出和日落,富有和贫穷,快乐和失望,将应运而生。 
  做好最坏的准备,别羡慕那些春风得意的骄子。他们往往是脆弱的,一旦面临灾祸,就会束手无策,彻底崩溃。也别学那些倒霉背时的可怜家伙。他们一遇到挫折就不能自拔,常常沉溺于悲哀,一错再错,在眼看就要柳暗花明之际,却躺下不再起来。注意坚持不懈,别学他们的样儿。 
  要永远坚信这一点,一切都会变的。无论受多大创伤,心情多么沉重,一贫如洗也好,都要坚持住。太阳落了还会升起,不幸的日子总有尽头,过去是这样,将来也是这样。

被展览的花洒

《飞鸟集》创作于1913年,是泰戈尔的代表作之一,也是世界上最杰出的诗集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3

世界对着它的爱人,把它浩瀚的面具揭下了。

它变小了,小如一首歌,小如一回永恒的接吻。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你说人生如戏,

在曲终人散时我们沦为陌生;

你说人生如梦,

在大梦初醒时我们早已分离。


我说既然注定离别,

那我们又何必相遇?


我们是线

我宁愿我们像两条平行线,

永远没有交集,

但一直相望相守至海角天涯;

也不愿我们像两条相交线,

在相遇相知后,

却头也不回的和你渐行渐远。


曼珠沙华与曼陀罗华

彼岸花开得正艳,

花与叶永不相见。

叶落花繁,

花凋叶盛;

注定错过。


曼珠沙华美的毒烈;

曼珠沙华红的残艳,

曼珠沙华爱的凄凉;

曼珠沙华无法相恋。


我愿化为彼岸花,

照亮你最后的路;

我愿化为珠沙华,

守望你我真挚的爱。




我以为的事

我以为我可以忘记你,
但事实上你已烙印在我的骨髓中。
你在黎明的破晓中出现;
在午后的艳阳里活跃;
又在黄昏的晚霞中离去。
我以为我可以离开你,
但事实上我已和你合二为一。

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(原版名称:El Amor En Los Tiempos Del Colera)

这些地方走在众人之前,

它们已经有了自己的花冠女神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《少年维特的烦恼》(英语:The Sorrows of Young Werther)

九月三日

我有时真不理解,怎么还有另一个人能够爱她,可以爱她;要知道我爱她爱得如此专一,如此深沉,如此毫无保留,除她之外,我就什么也不知道,什么也不了解,什么也没有了呵!

十一月二十一日

她看不出,她感觉不到,她正在酿造一种将把我和她自己都毁掉的毒酒;而我呢,也满怀欣喜地接过她递过来置我于死地的酒杯,一饮而尽。